河合夫妻。 河井夫妻“選挙買収”捜査本腰へ急展開 落選議員が検察援護 焦る「安倍官邸」(日刊ゲンダイ) 赤かぶ

河井夫妻の釈明会見に与野党反発「説明になっていない」: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河合夫妻

通常国会召集を受け、報道陣の取材に応じた自民党の菅原一秀前経済産業相(写真中央)、河井克行前法相(同右)と妻の案里参院議員=20日、国会内 「政治とカネ」をめぐる不祥事で閣僚を辞任した自民党の前経済産業相、前法相と、河井氏の妻で陣営の公職選挙法違反疑惑が指摘されている案里参院議員は、通常国会が召集された20日、それぞれ登院した。 3氏は昨年秋以降、国会を欠席していた。 一方、いずれも疑惑に関する説明は避けた。 菅原氏は秘書が選挙区内で香典袋を手渡したなどとする週刊文春の報道を受け、昨年10月に経産相を辞任。 20日は国会内で記者団に「ご迷惑を掛けたことをおわびする」と謝罪した。 「睡眠障害と診断を受けた」と国会欠席の理由を明かしたが、「一から出直し、精進していきたい」などとして議員辞職や離党は否定した。 公選法は、本人が葬式や結婚式に出席する場合を除き、政治家が選挙区内で金品を贈ることを禁じている。 菅原氏は、刑事告発を受けていることを理由に事実関係の説明を回避、「(捜査)当局から要請があれば真摯(しんし)に協力したい」と繰り返した。 「適切な時期に全容の説明をしていきたい」とも語った。 菅原氏の対応について、自民党の政調会長は記者会見で「説明は十分ではないと皆、感じている」と指摘した。 案里氏の陣営の公選法違反容疑では、克行氏の事務所を含めて広島地検の家宅捜索を受けた。 案里氏は20日、参院幹事長に陳謝。 世耕氏は「できる限り誠実な対応をするように」と指示した。 案里氏は記者団に「捜査の進展を見ながら、区切りがついたところでしっかり説明させてほしい」と釈明。 克行氏も「捜査に支障を来してはならない」と説明を拒んだ。

次の

世界趨勢圖解│獨居戶加速成長,其中高齡女性遠多於男性|天下雜誌

河合夫妻

事實上,日本的人口雖然逐漸減少,家戶數卻日益增加。 根據社人研於2013年進行的《日本家戶數預估統計》,總戶數將在2019年到達高峰,約5307萬戶,相對於2010年的總戶數5184萬戶,增加戶數多達123萬戶。 但每戶的平均人口數則從2010年的2. 42人持續減少;到了2035年,預計將減少到2. 02人。 接著,總戶數也將自2020年後開始下滑,預估2035年時將剩下4956萬戶。 為什麼人口數明明在減少,家戶數卻持續增加? 答案很簡單,因為一人家戶,也就是獨居戶變多了。 日本的家庭形態,從「夫妻加上2名子女」成為標準家庭的時候開始,就逐漸有了很大的改變。 獨居者並非突然增加的。 1995年時,一人家戶占總家戶數25. 到了2010年,一人家戶更是躍居各種家戶形態的第1名,比例高達32. 2015年的人口普查中,兩者的差距更加擴大,一人家戶占比增加到34. 到了2022年時,1947年出生的首批團塊世代邁入了75歲,因丈夫去世而開始獨居的女性也將增多。 換句話說,這年是「獨居戶」開始正式增加的年份,我們就稱為日本的「獨居社會」元年吧! 廣告 若比較2010年與2035年的統計結果與預估數據,受出生人數減少的影響,45歲以下的年輕族群減少,增加的反而是中高年族群,尤其是65歲以上。 戶長為65歲以上的家戶中,增加率最高的是一人家戶,從498萬戶增加到762萬戶,是過去的1. 53倍;而戶長在65歲以上的家戶也從1620萬戶擴大到2022萬戶。 65歲以上戶長在所有戶長當中所占的比率,則從21. 附帶一提,預估2035年時,只由高齡夫妻組成的家庭將高達625萬戶;換句話說,戶長為65歲以上的家戶中,其實有將近七成是獨居戶或只由高齡夫妻組成的家庭。 前面也提過,獨居高齡女性增加的主要原因,就是平均壽命延長與配偶先離世。 但根據《日本家戶數預估統計》顯示,男性高齡者的人數也有顯著成長,2010年時,男性戶長為70至74歲的家戶只有36萬戶,但預估到了2035年,將成長到59萬戶;戶長為75至79歲的家戶也將從28萬戶擴大到43萬戶。 廣告 至於獨居戶增加的第2個主要原因,則是未婚者的增加。 無論男女,幾乎所有年齡層的未婚率都提高了。 50歲前未有結婚經驗者所占的比率稱為「終生未婚率」,2015年時,男性的終生未婚率為23. 不建立家庭的人變得越來越沒那麼希奇。 「家庭」消滅的危機 然而即使結婚,也不代表能夠長久。 離婚人數變多,也會使獨居戶增加,這就是第3個理由。 根據厚生勞動省在2015年《人口動態統計》中的介紹顯示,1988年的離婚率為1. 26(每千人的離婚件數);到了2002年,卻增加到近2倍的2. 30,2016年的統計也有1. 實際申請離婚的夫妻為21萬7000對,登記結婚的人則有62萬1000對。 雖然也有離婚後再婚的,但簡單計算起來,還是差不多「每3對夫妻就有1對離婚」。 廣告 衝擊最嚴重的將是社會保險制度,因為這個制度並沒有將獨居者的激增考慮進去。 比方說在醫療與照護領域,政府的目標是充實社區整體照顧體系,打造讓高齡者能在社區協助下繼續生活的社會,幫助高齡者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邁向人生的終點。 然而考量到現實問題,如果缺乏家庭支援,就不可能將重心從「醫院或安養機構的照護」,轉移到「居家醫療或居家照護」。 雖然內閣府也預估獨居的高齡男性將會增加,但這是個更棘手的問題。 普遍來說,一直以來都把人生奉獻給公司的男性,年輕時並沒有參與地區社群的經驗,所以很多人雖然想在老後融入地區社群,卻很難馬上適應。 這些日益增多的高齡者,還有行動不便或遭到孤立的疑慮。 即使身處需要照護的狀態,或是因病而動彈不得,身旁也不一定有家人可以幫忙。 要是附近連商店都沒有、成為「購物難民」的話,更是攸關生死的問題。 《未來年表:人口減少的衝擊,高齡化的寧靜危機》 作者:河合雅司 出版社:究竟.

次の

公選法違反の「雲隠れ3人衆」(菅原&河井夫妻)に計840万円以上のボーナス支給!野党「捜索願を出したらどうか」、地元有権者からも怒りの声!

河合夫妻

事實上,日本的人口雖然逐漸減少,家戶數卻日益增加。 根據社人研於2013年進行的《日本家戶數預估統計》,總戶數將在2019年到達高峰,約5,307萬戶,相對於2010年的總戶數5,184萬戶,增加戶數多達123萬戶。 但每戶的平均人口數則從2010年的2. 42人持續減少;到了2035年,預計將減少到2. 02人。 接著,總戶數也將自2020年後開始下滑,預估2035年時將剩下4,956萬戶。 為什麼人口數明明在減少,家戶數卻持續增加? 答案很簡單, 因為一人家戶,也就是獨居戶變多了。 日本的家庭形態,從「夫妻加上2名子女」成為標準家庭的時候開始,就逐漸有了很大的改變。 獨居者並非突然增加的。 1995年時,一人家戶占總家戶數25. 到了2010年,一人家戶更是躍居各種家戶形態的第1名,比例高達32. 2015年的人口普查中,兩者的差距更加擴大,一人家戶占比增加到34. 到了2022年時,1947年出生的首批團塊世代邁入了75歲,因丈夫去世而開始獨居的女性也將增多。 換句話說,這年是「獨居戶」開始正式增加的年份,我們就稱為日本的「獨居社會」元年吧! 日本的高齡者正不斷增加。 戶數雖然增加,卻都是「獨居戶」 這般趨勢今後將會逐漸加速。 《日本家戶數預估統計》推測,一人家戶的占比將在2035年達到37. 但回過頭來看1980年的數據,兩者的比例分別是19. 獨居者為什麼會增加呢?主要有3大原因。 首先是越來越多高齡者不與子女同住。 2015年的人口普查顯示,65歲以上的長者中,有592萬8千人,相當於17. 換句話說,高齡女性每5人就有1人、男性每7人就有1人獨居。 若比較2010年與2035年的統計結果與預估數據,受出生人數減少的影響,45歲以下的年輕族群減少,增加的反而是中高齡族群,尤其是65歲以上。 戶長為65歲以上的家戶中,增加率最高的是一人家戶,從498萬戶增加到762萬戶,是過去的1. 53倍;而戶長在65歲以上的家戶也從1,620萬戶擴大到2,022萬戶。 65歲以上戶長在所有戶長當中所占的比率,則從21. 附帶一提,預估2035年時,只由高齡夫妻組成的家庭將高達625萬戶;換句話說, 戶長為65歲以上的家戶中,其實有將近7成是獨居戶或只由高齡夫妻組成的家庭。 前面也提過,獨居高齡女性增加的主要原因,就是平均壽命延長與配偶先離世。 但根據《日本家戶數預估統計》顯示,男性高齡者的人數也有顯著成長,2010年時,男性戶長為70至74歲的家戶只有36萬戶,但預估到了2035年,將成長到59萬戶;戶長為75至79歲的家戶也將從28萬戶擴大到43萬戶。 至於獨居戶增加的第2個主要原因, 則是未婚者的增加。 無論男女,幾乎所有年齡層的未婚率都提高了。 50歲前未有結婚經驗者所占的比率稱為「終生未婚率」,2015年時,男性的終生未婚率為23. 不建立家庭的人變得越來越沒那麼希奇。 「家庭」消滅的危機 然而即使結婚,也不代表能夠長久。 離婚人數變多,也會使獨居戶增加,這就是第3個理由。 根據厚生勞動省在2015年《人口動態統計》中的介紹顯示,1988年的離婚率為1. 26(每千人的離婚件數);到了2002年,卻增加到近2倍的2. 30,2016年的統計也有1. 實際申請離婚的夫妻為21萬7千對,登記結婚的人則有62萬1千對。 雖然也有離婚後再婚的,但簡單計算起來,還是差不多「每3對夫妻就有1對離婚」。 「不與子女同住的高齡者變多」「未婚者增加」「離婚者增加」這3個原因乍看之下沒有交集,實際上卻有十分密切的關係。 因為未婚或離婚而單身的年輕人,最後都將成為高齡者。 單身的年輕世代變多,意味著將來的高齡獨居者也會增加。 再加上結婚的年輕人日後也可能與配偶死別或離婚,使得「打從年輕便一直單身」的人將越來越多。 如果不減少未婚或離婚的情況,日本將無可避免走向以獨居為主流的社會。 而這也是「家庭」消滅的危機。 「家庭為社會的基礎單位」這個概念再也無法成立,對社會造成的影響將難以估計。 衝擊最嚴重的將是社會保險制度,因為這個制度並沒有將獨居者的激增考慮進去。 比方說在醫療與照護領域,政府的目標是充實社區整體照顧體系,打造讓高齡者能在社區協助下繼續生活的社會,幫助高齡者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邁向人生的終點。 然而考量到現實問題, 如果缺乏家庭支援,就不可能將重心從「醫院或安養機構的照護」,轉移到「居家醫療或居家照護」。 雖然內閣府也預估獨居的高齡男性將會增加,但這是個更棘手的問題。 普遍來說,一直以來都把人生奉獻給公司的男性,年輕時並沒有參與地區社群的經驗,所以很多人雖然想在老後融入地區社群,卻很難馬上適應。 這些日益增多的高齡者,還有行動不便或遭到孤立的疑慮。 即使身處需要照護的狀態,或是因病而動彈不得,身旁也不一定有家人可以幫忙。 要是附近連商店都沒有、成為「購物難民」的話,更是攸關生死的問題。

次の